想念

大姊,妳的過敏性皮膚在乾燥的德州還是那麼難伺候嗎?小妹偷偷告訴我妳的青春迴旋在沙灘上的一個問號,我笑了!要不是網路的發達,不知道我會多麼懷疑對Eddie 與 NiNi 的愛,多麼深信異鄉的美好。越不過層層波浪看新剪的短髮,妳就一直是在淡水的那個模樣;唯一管得動我的大姊頭形象--完美而美麗。

wuha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